超级污污的长视频

  当古溪沉浸在积分奖励的艰难兑换选择中时,联邦西南秘境战场驻守巨城,血战碑所在秘境广场。

  晚上七八点钟,广场的照明一向有如白昼。

  第一轮血战已经结束十几个小时了。

  正常情况下,最快几个小时后,第二轮血战就将再次开启,轮换着值守的军人们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守卫任务,偶尔有一队队军人在队长的带队下,赶到血战碑处进行补登记。

  场景秩序井然,寂静无声。

  这是根据第一场血战的强度和伤亡情况后,进行的最后补充。

  三天的登记时间,一向被人类利用得很是及时。

  之所以这么迟才来登记,也是因为军方有专门的军事情报分析部,将收集到的情报进行完善的推演和分析后,得出的最适合登记人选与目录。

  毕竟面对不同的异族,也有不同的擅长应对的军人与战队。

  怎么样才能最大强度的减少伤亡,获得最大的血战收获,是军方一个长久不衰的课题,外界所说的每次死亡率百分之五十,其实是一个笑话。

  真要是这样,军队早就补充不及兵源而衰亡掉了。

  这是一个因血战场而起的误传。

   成熟女神雪地草堆里红色连衣裙魅力无限

  因为种种原因,军方就干脆不进行辟谣了,反正他们也不需要那些怕死鬼来参加血战,浪费名额给异族送人头。

  “听说,这次外来历练者第一轮就损失了一成...”

  到了广场处登记,偶尔有登记失败的,队友们都淡定的退到广场边沿处等待着,有同僚爱的同时,也不时小声交换着八卦。

  别说男人不爱八卦,其实在这一方面,男女都是一样。

  “什么一成,是两名!不过,总共也才来了27人还是28人?一开始就损失差不多近一成,说不定,又是近半的损失率...啧!”高个子军人摇了摇头。

  “额...也不能这么看...”一个斯文气质的军人推了推自己装饰用镜架,淡淡道:

  “历练者向来杀敌率也是最高的,不说中途伤亡或脱离的,只要能战到最后,全是榜碑上前五十,几乎少有没上榜的!最终成就高阶强者的机率也更大一些...”

  身材壮硕煞气彪悍的高大军人双手抱臂而立,撇了撇嘴,有些不屑的道:

  “是啊,他们都是要天赋有天赋的,一开始修炼资源更是丰富得让人咋舌,这样都成不了强者,还不如去跳一跳瀚江得了!”

  说到这个话题,洪山就有些激动。

  大多数平民出身,资质平平,直到入了军队,敢打敢拼后,才获得了更多提升资源的人,向来看不起那些修炼道路中一帆风顺的天才。

  这种对立的情绪,在各处都存在着。

  当然,军中严格的管理和相对的公平,让一些不满者的情绪和偏执并没有得到发芽,最多也就偶尔听闻某人时,过一把嘴瘾。

  这也是军中挑战打架事件的频发原因之一。

  看到队友们一幅遇到这个话题,就不再跟他多作争执的样子,洪山浓眉一挑,双臂放开后,用手指着血战碑得意的说:

  “看看血战榜上排前列的都是谁!排在第一的又是谁!?”

  没人回答,他就自问自答了起来:

  “木屠!木大团长!平民出身,入了军队才拥有资源提升,一步一战的三阶强者,要不是年轻时缺少修炼资源,木大团长至于满了三十岁才晋级三阶的吗?”

  “咳...其实...”斯文军人有点想提醒他什么。

  但说得正嗨的洪山,口沫横飞的半点没有注意别人的态度,

  “要我看,什么天骄榜,都是一些捧出来的娃娃,还有那些学院天才们,嫩得要命!就像前两天,军中传得很广的那个...说什么有绝世天赋的学院新生,一对四的那位,不服军中安排,一来就打架的那个女娃娃...”

  顿了顿,洪山抓了抓头发道:“叫什么名字来着?进了血战场就失去了影子的那个...”

  “...古...溪...”有个音调拉长,又满是复杂情绪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对!就是这个叫古溪的女娃!刚来就不服军令...进血战场时也迟到和插队...结果呢,一进战场就现了原型,泡都没有冒一个,就...”

  “冒了泡的...还冒光了...”那个悠悠长调的复杂声音,超级污污的长视频终于还是打断了洪山的发言。

  作为队友,虽然相性不合,但战斗默契和亲密度还是有的,两边同时有人拉住洪山的胳膊或肩膀,“看前方!不是让你看侧面,是看广场方向...冒泡了...还在冒光...”

  另一个声音,以传音的方式,向洪山悄然道:

  “木大团长刚刚从我们旁边路过,现在,应该也在广场中...”

  在广场外看向广场内,因为有光柱的影响,里面的人形象都有点模糊,只有血战碑高高横空,巨大显眼,上面的排名与字迹在老远处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更不用说,此刻还字迹金红,不时闪着璀璨威势般的光彩,强行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碑面位置。

  让后面99个排名,名字全都缩小了一大圈的排在下方。

  耀武扬威的显示着自己的至尊强大之位!

  几十米大小显着金红色光芒的字迹,让人无法忽视和忘掉这一幕的记忆,看到的人都一阵沉默,半后天反应过来,又忙碌的上报传信息等等。

  名为木屠的高瘦普通脸军人。

  做为某特殊战团团长的他,眼神飘忽的看着自己牢牢的固定在了‘二’的这个位置,心中闪过的纷纷扰扰的回忆。

  ‘真像她拒绝我时说的,我的人生,就是一个大写的二字吗?’

  莫名的好悲伤!

  老天都玩我,先给我喜悦,再给我重击,人生就是一个‘二’啊!

  “这算什么?榜单延迟吗?”

  有人喃喃道。

  “这是霸碑,没看到一个名字就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吗?前所未有啊!这位‘古溪’大人,到底干了什么?如传说中的,深入敌后,对异族进行种族灭绝去了吗?”

  有人崇拜的开口,脑补了无数险霸的经历。

  木屠本来打算来摄个幻像以做记录,但现在...最后看了血战碑一眼,毅然的转身离开,走到他的崇拜者旁边时,对目瞪口呆的他进行了拍肩安慰。

  虽然自己也深受打击,但对迷弟还是要安慰一下的。

  他们的心脏比自己的还脆弱。

  唏嘘着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