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趣里面女的是真的吗

  牧西城的眸子又亮了起来:“我送你……到庄园门口。”

   佣人把夏奈儿的外套和牧西城的大衣拿过来,牧西城一起接在手里,亲自要为夏奈儿穿。夏奈儿闪避了一下,却没有闪开。

   牧西城帮她把衣服穿上,又一颗颗扣上纽扣。

   “把我那个纸袋拿过来。”牧西城吩咐。

   一会儿,佣人从沙发上拿来一个纸袋,里面是一条纯白色的羊毛围巾。

   牧西城帮夏奈儿把围巾绕上,低声说:“知道你粗心,冬天出门从来不戴围巾和手套。以后别忘了,知不知道?”

   说着,又从纸袋来拿出一副针织的手套,要给她戴上。

   夏奈儿感觉姐姐的目光一直晶亮地看着自己,垂眸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 牧西城似乎这才意识到夏馨儿还在,低咳一声,把手套递给夏奈儿。

   “没关系,你们把我当透明人就好啦。”姐姐夏馨儿笑着,脸上却有飞快闪过的愁绪。

   真好,她也想要有这样细心呵护她的男人,被这样幸福的宠爱着……

   夏奈儿跟姐姐告了别,和牧西城离开这儿。

   颜丹晨纯美气息艳丽脱俗

   刚打开门,铺面而来的风掀起夏奈儿的头发。

   深山的夜里特别冷,而且由于四处都无建筑物遮挡,风是从四面八方灌来的,似乎能把人都掀倒在地上。

   牧西城把自己的大衣加在她身上,半揽着她,两人踩着碎石小道慢慢地走。

   “真想快点到那一天。”他的声音低低的,穿过厚重的风声,像夜里缓慢奏响的大提琴。

   “哪天?”

   “在一起的那天。”

   夏奈儿的心思一动……她答应过要跟他逃跑的。

   不过,他们会不会在一起,还要看他包庇凶手的原因值不值得爸爸原谅。

   “以后,我们每天都在一起。一起吃饭,一起看书,一起听音乐,一起散步,一起睡觉,一起到老……”

   夏奈儿被他的话带着,思绪也不自觉飘了很远。

   如果能这样安逸地生活着,真的很好。

   她所向往的生活,和牧西城所向往的生活,是一样的。

   只有他们在一起,才会构造出她喜欢的理想世界。

   到了庄园门口,牧西城亲自为她打开了车门。

   夏奈儿脱下身上的大衣,还给他:“我走了。”

   “嗯。”他答应着,牵着她的手却没有放开。

   夏奈儿挣扎了一下,重申:“我要走了。”

   牧西城似乎这才意识到,他还握着她的手,慢慢地松开。

   她的手一点点从他的掌心里脱离,就在完全要离开的时候,他忽然又用力握紧了。

   “夏奈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“记得你答应过我。”

   夏奈儿抿了抿唇:“你也记得答应过我,要告诉我爸爸的事。”

   “会的。”他掖了掖她被风吹散的围巾,“我等你,你也要等我。”

   “好。”夏奈儿点头,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等你。”

   第一次得到这么肯定的答复,牧西城的眸光一闪——

   夏奈儿只感觉身体一紧,被他用力地抱在怀中,她的心里翻江倒海,五味参杂。他趣里面女的是真的吗